您好,欢迎访问济源钢铁电子招标网!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网站管理
阅读信息
[日期:2015-03-20] [字体: ]

原大寨上听涛声

来源:  作者:牛应芝

  提起原大寨,许多人一度误认为是农业学大寨时期山西昔阳的大寨。我查阅过济源党史馆、《济源老区》杂志等相关资料,作为济源人不禁为此未闻而汗颜。位于河南济源和山西阳城交界的太行山深处的原大寨,这里曾是早期济源县共产党人的活动中心,曾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红色故事。
  对于原大寨,生在济源长在济源的我,早有耳闻,因山路崎岖难行,一直未能成行。通往原大寨的那条山路坡大弯多碎石不平,沟叉纵横。因有相当长的路段没有人烟无处补充饮水和食物,普通的机动车跑一趟也不容易,如没有当地向导带领,很难找到登山之路,许多旅游者到此望而却步。但它依然像远处一座明亮而又神秘的灯塔,总是吸引着我去走近、去探索、去追寻那永远闪光的生命足迹。许多驴友者心中把此作为自我挑战的目标。
  随着岁月的流失,年龄的增长,使我对原大寨越发的向往,它就像一块强大的磁石,一直在吸引着我。能来原大寨一趟,游览这片圣地,也是妻子仰慕已久的心仪。
  今冬腊月,国外留学多年的儿子回国探亲,喜闻济源九里沟景区通往原大寨的禅堂隧道和百合岭隧道已贯通,我也想让他接受一下英烈事迹的浸染和熏陶,缅怀革命先烈,了却我多年的夙愿,一家人便定下了攀登原大寨的计划。
  初春清晨的薄雾笼罩群山,把九里沟装扮得恢宏壮观,远处青山像裹着驼绒睡衣仰卧的一位娇羞少女,若隐若现。禅堂山峰更是神仙境界,就像一尊尊打坐的道家玄门弟子在听讲经颂德,修性养心。极目群山,层林植被保护非常良好,茂密的天然林覆盖着参差起伏的群峰,苍莽连绵、层层叠叠。太阳光刚刚爬出东面的山尖,露出了半张羞红的脸,透过薄纱轻抚着少女俏丽的面庞。天空渐渐显得透亮,山体便慢慢揭开娇羞,自豪地在访客面前显摆那少女般迷人的线条。此刻,朝阳初上的山中,合着露珠的闪光,空气中散发着清新、湿润的味道。大家不约而同地伸展脖子,深深呼吸着久违的空气。
  九里沟通往原大寨山脚是新修的一道水泥路,汽车穿洞越岭,盘山绕谷,过了不知名的隧道,眼前豁然开阔。左边的山沟中,亭台楼阁,拱桥横涧,平时泉水潺潺,飞瀑戏潭,而今零下四五度的天气,早已是潭静水凝,凌挂冰封,犹如进入冰的世界。仰望百合岭上,阴阳峰涌现在我们面前,它如同猎人手中两股钢叉一样,当午后的太阳光照射时,一阴一阳的山峰在蓝天的映衬下更显得刚劲挺拔。
  钻过百合岭隧道,就能望见原大寨外围的经典景色——拱形峰。当地老乡把它叫做窟窿山,传说是王莽用箭射出来的窟窿,其形状酷似桂林的象鼻山,又名象鼻山,不同的是一个矗立在漓江水中,一个屹立于太行山巅。远远望去,拱形峰像一头披满灰褐色毛发的大象自山顶向下缓缓走来,好像要赶到远方寻找失散很久的同伴似的,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拱形峰环周诸峰植被即便在初春时节也可看到茂盛的影子,可认识的有山白树、青檀树、五角枫,多数均叫不上名来。刀削斧砍般的崖头顶天立地,飞岩突兀回凹,间有松柏在崖缝中生出,粗放中透着灵秀,散发出一股清灵之气,蕴含着一种自然美的神韵。

                △象鼻山:与其说是款款走来的大象,倒不如似远古恐龙雕塑
  未被春赶跑的末冬,在峡谷穿梭着嗖嗖寒风,带着冬的凛冽,不断摇拽着带有绿色的松柏和那些形似枯枝的林木。刮脸的凉气直钻脖颈,不由得我紧了紧厚厚的略带臃肿的防寒衣。前几天的一场春雪,山外早已无影无踪,可眼前还是一片白色茫茫。深涧的溪水一改往日的活泼,似乎恬静地睡着了,即便一股细流,也只是躲在冰下,吐着气泡缓缓地流淌。平日咆哮轰鸣翻滚着浪花的深潭也骤然成了天然的滑冰场,山崖跌落的瀑布在一点点堆积,一层层凝固,凝结成各种千姿百态的雕塑,像倒挂垂柳,像擎天玉柱,像莲花芙蓉,像钟乳石笋,玉洁冰清,玲珑剔透,水晶般地镶嵌在悬崖峭壁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即便玉雕专家在场也会望之兴叹。

     △冰瀑

  沿沟拾阶而上,小道顺涧盘绕,曲径通幽。路过一个叫“山洞宾馆”的广场,两层楼的宾馆工程尚未完工,沟口突出的巨石上,依山耸立一座两层雕梁画柱的楼阁,和广场对角宝顶飞檐的凉亭遥相呼应,给荒凉的山沟平添了几分靓丽。山谷的寒风凄厉刺骨,耳边隐约传来呜呜的涛声,这是真正的林海涛声,它不同于海浪拍岸的轰鸣,不同于夏秋时节风吹树叶哗啦啦的吵杂。只有在冬季,它窜树越林,极速于树杈、裸枝之中发出的涛声,就像著名低音歌唱家从丹田之气发出的声音那样浑厚、那样具有极强的穿透力。
  台阶上的雪已经凝固,脚踏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脆响,通往山上的小路是一层台阶一层雪,蜿蜒曲折于山梁树林之中。山路盘旋,沟堑纵横,几经轮回,已分不清东南西北。随着缓坡徐徐上升,视野所及,地面越发宽阔。我们穿行在山林小径之中,置身于群峰环抱之间,环顾四周古树参天,林木幽深,藤缠蔓绕,崖柏苍翠,一层薄薄的白雪,像巨大的轻软的羊毛毯子,覆盖在这漫山树林的脚下,闪着寒冷的银光。透过脚下的树林,看到山涧谷底洁白的冰河像一级级白玉铺就的滑梯顺涧而下,整个山林峡谷犹如林海雪原。偶尔在石窝、树根间的薄雪中蓄发几株发绿的蕨草,透着顽强的生命力。

     △原大寨山顶:体会一缆众山小

  可能是天气太冷,前后没有一个游人,候鸟也不知迁徙何处,整个山谷一片沉寂,神秘莫测,只有那时紧时慢、时高时低的林海涛声一路伴随我们。凄厉的涛声一阵紧接一阵,犹如钢琴键盘上跳动的音符,似严肃,又悲壮。窄窄而略显陡峭的山路,便奠定了我对原大寨的第一印象。大约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台阶路,两腿有点打闪,仰望峰顶似乎近在咫尺,可眼前弯弯曲曲的台阶小道又越过山梁消失在山沟林间,峰顶仍然遥不可及。又是一路的台阶,仍是走不到头的台阶、台阶,走得你腿软,走得你想哭,走得你着急、走得你麻木。
  好不容易登山接近顶峰的垭口,风较大,虽天气寒冷,却已走的满身是汗,寒风一吹顿感透骨的凉。眼看就要到了山顶,我和弟弟急不可待地想先上去一览原大寨神秘的威严,可仰望那一线天狭窄得只能一人通过约70度陡坡的台阶,低头又是目不及底的万丈深渊,心怀畏惧,双腿直颤。已步入耳顺年龄的弟弟有点恐高症,上了几个台阶赶紧退下来。我最担心妻子的身体,看她是否能上去,不行就原路返回。可花甲之年的妻子态度非常坚决,她说“这次来就是要上原大寨,再难我也要爬上去,以后不留遗憾”。大家互相鼓励,终于气喘吁吁登上了海拔约1200米的茱萸峰。
  上了铡刀石,来到了传说中的原大寨。相传元末明初有一支农民起义的红巾军,曾在这上面围墙修寨,自称原王,抗击元兵,后被官府收买内应,里应外合攻破山寨,原王被杀,其家人藏在深山中长住于此,故名原大寨。

     △远景
  
  原大寨风光的确不错
  天特别的蓝,几片白云飘来好像触手可得,刚才在山下看到那高耸入云、苍劲挺拔的山峰,全都蹲在了脚下。一片片灰褐色略带茸茸的森林、片片白雪、悬崖翠柏、时隐时现的冰河与踏过的台阶、跨涧拱桥都浓缩在沟堑和山梁上,严然像一幅苍劲壮丽的国画。我俯瞰这令人陶醉的美景,只有此时此刻才能体会到诗人“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 的洒脱愉悦心情。
  茱萸峰顶较为平坦,树林茂密,灌木丛生,在山崖陡坡上竟发现很多罕见的只有北方才有的珍贵白皮松。我极力搜寻着当年暴动起义游击战斗的痕迹:在山顶的一方岩石下,有几个自然溶洞,洞内较黑,隐约看到里边布满奇形怪状的钟乳石,这里曾经是当年济源共产党先驱党继新、薛子中与游击队开会和研究作战方案及休息的地方;小道旁有当年用过的废弃水井,及几处坍塌的石墙;峰的背坡仅有和上来一样狭窄得只能一人通过的陡坡台阶。四周都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真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就是名震中原的原大寨起义根据地。
   1932年9月,为了抵制蒋介石对南方革命根据地发动的第四次大围剿,当时的中共河南省委为了牵制豫北之敌南下,发动武陟、焦作、沁阳、济源等地武装暴动,配合南方根据地的反围剿斗争。济源县在党继新、薛子中的率领下,树起“豫晋边红色游击队”大旗,铲霸除恶,分粮济贫,民气大振,从太行山下到黄河沿岸,各大乡民踊跃参加,纷纷拿起鸟枪、大刀、长矛、木棒等武器,举行暴动起义,开辟了以原大寨为根据地的红色游击区。当时的地方反动政府恐慌不已,多次对原大寨进行围剿,由于地势险要,久攻不下。1932年12月,国民党新乡第四专署调集两个连的兵力,联合沁、济、孟等县团队、河防队、保安队等近2000人,兵分两路,向原大寨发起大规模“围剿”,同时又让孙殿英部和山西阳城民团切断游击队后路。敌人凭借强大的兵力和火力装备攻破游击队分兵镇守的金炉顶,接着根据地的“三颗树腰”、仙人桥、禅堂、吕门腰等战略要地也先后失陷。游击队在最后堡垒原大寨上顽强抵抗、浴血奋战,子弹打完了就用檑木滚石,坚持了四个昼夜,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失守。面对攻上来的敌人,许多队员拼命冲上去挥刀肉搏英勇就义;不少人不愿被捕受辱,纵身跳下了悬崖------。这次暴动起义顽强坚持了106天,虽然失败了,但他们的鲜血铺平了革命的道路,他们的光芒照亮了黑暗的革命前程 。
  这是我第一次踏上了这片孕育了优秀共产党和济源游击队的革命摇篮,那种强烈的视觉冲击,使我用语言无发描述的。望着绵延起伏的崇山峻岭,就像看到当年暴动起义的千军万马,将士们高举红旗,挥舞大刀长矛向敌人冲去,深沉的林海涛声仿佛传来战马的嘶鸣和暴动起义军冲锋陷阵的呐喊声。心中只有一个感觉,坚定的革命信念真的无坚不摧,无论白色恐怖多么残忍,外部的环境多么恶劣,也不能使革命先驱的意志有任何动摇。
  原大寨是一个红色根据地,游客今天来明天走,都是留不下来的过客。因而原大寨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只是一座绝美险峰,我感受到原大寨更为丰富,更为刻骨铭心的是英烈们一朝来,生命就留在这里。在那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年代无吃无住,山没有道路,更没有台阶,抛家离舍来到这荒山野岭,攀藤越崖寻求劳苦大众翻身解放的道路,即便雷雨交加、天寒地冻,也不畏惧退缩,犹如苦行僧一般饮雨雪,食野菜,睡寒洞,忍受这远离亲人的孤寂,承载这常人难以忍受的生命危险。用他们的双脚踏出了这条充满艰辛坎坷的革命小路,不知有多少英烈长眠于这高山黄土之中。
也没有多少人了解原大寨最普通的、奋斗在革命斗争第一线的英烈们。毫不夸张地说,原大寨是我生平见过的最雄伟、最壮观的景色,它可以和大别山、井冈山相提并论的,这是一座无形的丰碑!。
  希望每个人都能到这里来感受一下这种心灵的震撼,灵魂的洗涤!今天的成果确实来之不易,愿烈士风骨,万骨长存!

 



阅读:
录入:周为民
上一篇:妻子的“铁肩膀”
下一篇:铁 梨 花
 
 

Copyright © 2014 济源钢铁 豫ICP备豫B2-20040023
Powered by 济源国泰自动化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Processed in 0.015 second(s), 3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