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济源钢铁电子招标网!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网站管理
阅读信息
[日期:2017-08-28] [字体: ]

令人神往的吓魂潭

来源:  作者:牛应芝
        吓魂潭位于济源市五龙口内太行峡谷中,听名字就会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在沁河将出太行的拐弯处,有个漩涡大水潭,深不可测,上面是百丈悬崖,几个山头互比高。过去,寨河人在峭壁上用钎凿了一条小路,作为进出的通道,这已算“宏伟”工程了。“沁河西岸有地名唬魂者,旧有小路一条,上依绝壁,下临深渊,行其上者如飞鸟游空,仰视则身高挂于峰外,俯察则人影倒悬于水中,心惊目眩往往魂销此唬魂,所由名也。”这是清光绪23年间《重修水唬魂碑记》中的一段碑文。唬魂潭之险,由此可见一斑。
        人们不仅把原路修成了可通汽车的大道,还要在它百米高的额头上修一条大渠,谈何容易。
 
        吓魂潭是引沁工程中最险峻的一个施工段。从技术人员测量,到施工人员到达施工现场,需要翻越4个山头,绕过90多道弯,爬上“千梯崖”、过“鬼见愁”“雕歇翅”“火烧皮”,才能到达渠线的水平的位置。渠线在峭壁陡崖上,下面的人上不去,上面的人下不来。
        那时的济源人民极度缺水,常常遭遇旱灾水患,处在“山上和尚头,沟内没水流,季季种庄稼,年年无好收”的困境中,老百姓的生活是“早上汤,中午糠,晚上稀饭照月亮,冬天穿不上棉衣裳”。 即便是这样,20世纪60年代初期,又遇到了历史上罕见的三年自然灾害。因缺水、缺粮、闹饥荒,人们无奈以树叶野菜、玉米包淀粉裹腹充饥,多数人都得了浮肿、干瘦病……
        1965年12月,刚刚从三年自然灾害走出来的济源人民,为不再过缺水的日子,发挥愚公移山精神,决定启动引沁济蟒工程。
        1966年3月初,参加会战的城关、克井、辛庄3个公社1200名民工毅然来到了唬魂潭。他们面对绝壁立下誓言:“拿不下唬魂潭,坚决不下山!”
        城关公社负责的“火烧皮”渠段,是唬魂潭最艰险的一段。之所以称其“火烧皮”,是因为这里全是光溜溜的悬崖绝壁,寸草不生。
        当年,是由26个突击队员腰系大绳、凌空走险,在几百米高的悬崖峭壁上开出了一条人行小道,再开石槽挖洞。
 
        我们村里的段叔叔和堂哥也在城关公社的施工队伍中,3个月的时间对于他们每日在那悬崖峭壁上的施工来说不算短,但通水工期的倒计时,却又感觉时间是飞速的快。工程的艰辛和磨练及半军事化的管理使他越发地干练和执着。段叔叔每次回来,就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他们在河渠工程建设中的艰难历程。首先得过抡锤打钎关,稍不注意就打到了别人的手上,经常用纱布把受伤的手缠了又缠,用胶布把崩裂的伤口粘住坚持打钎,几天下来,胳膊抡肿了,就换手握钢钎。往往是前一班民工还没出洞,后一班民工已等候在洞口,等着上工。
        唬魂潭共有11条隧洞,长的200多米,短的只有几十米。洞中空间有限,人只能挤在一起,根本施展不开。智慧的民工采取长、中、短三种炮钎同时打眼的办法,前边一人用短钎,中间一人用中钎,后边一人用长钎,几个人同时打钎,既加快了进度,又互不影响。那段时间,唬魂潭每条隧洞中都排满了长钎短钎。清脆的锤声,如同急促的雨点,终日不绝……
        后来,叔叔与堂哥被安排当爆破工,这项工作是工程最危险的岗位,摔伤碰伤是常有的事。最危险的莫过于处理瞎炮了,有一次,段叔叔与其他炮手在盘峪陡崖上处理瞎炮,谁知瞎炮突然爆炸,纸坊村的宋玉温被炸成重伤,浑身血肉模糊,他自己的眼睛也受了伤,有幸逃过一劫,大家费了很大劲才把他们抬下来。在吓魂潭会战中,宋玉温是一员虎将,曾经13次攀登悬崖进行除险爆破。且不说在半山腰处仅有一米见方的工作面放炮打钎是多么的危险,单是每天几次上下绳梯就令人心惊胆战,一不小心就会坠入百丈深渊。适逢冬季,山风呼啸,人悬在空中就像一只随风飘荡的风筝,绳子随时都有可能被山石磨断而致人跌入数十丈深的山谷。就是在这样恶劣环境中,他们没有一个人退怯,每天6次往返于绳梯中。为加快工程进度,他们通过认真研究,多次实验,逐渐摸索出一个自称叫“莽牛炮”的爆破方法。就是炸药量不增,只是将炮眼稍微有个角度,效果倍增。工程指挥部采取了互比互学的激励措施:工地10天一评比,得一次流动红旗能吃一顿白馍,得两次能吃白馍加捞面,得3次能吃油馍,得4次就能吃顿肉了。他们与城关公社的全体工友团结奋战,在艰苦的施工中一连得了4次流动红旗。由于工程都是野外高空爆破排石作业,经常发生伤亡事故,仅吓魂潭工程就有4名炮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从1966年3月到6月,会战唬魂潭的广大干部和民工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忘工程,艰苦奋战,提前22天完成了这一“卡脖子”工程,为总干渠一期工程如期通水创造了条件。
        太行山山势险要,石质坚硬,很多时候一锤下去只有一个白点,从半山的石壁上,生生开凿出一条15里长的主河道,将远在山西省的沁河水引过来,真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然而,他们竟然做到了!看看这些惊人的数据吧——劈山凿洞300多处,跨越200多条河谷,凿通总长16000多米的66个隧洞,闯过80多处险山恶崖,建造了403座桥涵洞,开挖土石方807.4万立方米,完成砌石89.72万立方米,累计投工189l.3万个,完成投资3483.3万元,建成了长120公里、可通水23个流量的引沁济蟒渠。这条“人工天河”雄伟壮观,气势磅礴,干、支、斗渠总长近2000公里,把蟒河流域200多个水库、水池和50多处提灌站、上万个小型水利设施,像银线串珠一样串联起来,使原来分散的“满天星”变成了“葡萄串”。

        当地群众一听说6月12号通水,沿路群众欢喜高唱得不得了,敲锣打鼓参加会议,水到沿线每一个地方,群众有的拿着罐,有的拿着盆来端水,首先要喝一口,有的端回家,有的在那渠边洗洗脸,说终于盼着水了。都高呼“共产党万岁”!
        共产党万岁——这是一种带着时代烙印的呼声。我们听得出,那是一种发自肺腑、发自心底、情不自禁、情真意切的呼声。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在人们的认知中,无论江河溪流,均是由山顶至山脚,由高处至低处流淌。然而,在晋豫交界的济源市沁河峡谷紫柏滩,让原本流淌在太行山脚下的沁河水,逆向上升,奔腾于峭壁之上,徐徐向山外延伸,越伸越高,越延越险。它飞崖走壁,穿山越涧,蜿蜒绕行于太行、王屋山麓和北邙岭脊,渠尾止于孟州槐树口,这条奔流于绝壁之上的人工天河,就是引沁济蟒渠。
清清的渠水、高高的渡槽、深深的隧洞,依然那么清晰地呈现在眼前,让我抑止不住探究的冲动。我曾多次骑着摩托车,和妻子慕名前往吓魂潭,太行山青山叠翠,荆藤林木郁郁葱葱,山道傍着沁河蜿蜒曲折于峭壁峡谷,沁河水咆哮逐流奔向五龙枋口。来到吓魂潭,只见头上悬怪石,深潭漩涡翻滚,让人心惊肉跳,真是“路盘石门窄,匹马行才通”,我只好推车步行,缓缓走过。绕过吓魂潭,有个依山傍水的小山村,名叫圪了滩,村西就是当年修渠的乱石坡。我踩着乱石攀上山坡,就到了引沁济蟒主干渠。对面的引沁渠上铭刻有两米方的“峡谷天河”四个大字,修渠时写的“毛主席万岁”清晰依然。
        引沁济蟒灌区建成后,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从1968年通水至1999年的31年间,引沁济蟒渠累计引水50多亿立方米,年均引水1.9亿立方米,灌溉农田83.7l万亩次,淤地造田6.5万亩,改良土壤5万亩,解决了山区13万人的饮水困难。 
        引沁济蟒渠这条“水上长城”,还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它似巨龙,横卧于王屋山腰和北邙岭脊上。站在渡槽上,远眺渠水激流翻滚、逶迤南下,披千山秀色,扬一路清波,干、支、斗渠纵横交错,密如蛛网;水库、水池星罗棋布,鱼跃鸟欢……壮哉,美丽的沁渠风光!
        我坐在河渠旁,看着渠水穿山出谷,浩浩荡荡,奔腾不息,甚为壮观,不由得我叹为观止,心存敬畏。
        如今,引沁济蟒渠已度过了50多个春秋,河渠经过不断维护加固,仍然在发挥着重要作用。原来的吓魂潭涵洞和河渠因排水量小已经改道,现在成为维修河渠的工程车辆和游人往来的道路。
        我沿着旧河渠前行,发现在一公里的距离内就接连开凿了11个涵洞,依稀可见当年愚公凿洞放炮和水流的痕迹。河口水库竣工后,眼前是一泓湖水,昔日的吓魂潭已淹没在湖水之中。我站在洞口相交的豁口旁,上面是刀劈斧砍似的悬崖,下面是深不可测墨绿色的太行天湖。群山倒影、险石奇峰、挂崖盘溪、白鹭翩翩,斜辉洒落在桃都山上,一条小船从峡谷湖面悠悠而来,在平静的湖面上留下道道波纹。
        秋风扫过,崖头松柏沙沙作响,维护河渠的工程车从洞中隆隆通过。参加过施工的段叔叔和堂哥已经过世,但他们与当年参加会战的英雄们用鲜血镌刻的丰碑------引沁济蟒渠,将永远载入史册。
        吓魂潭,曾经让人惊心动魄的河渠险关,已与这山水湖泊融合成五龙口境内一道亮丽的风景。景区开发后,我一定再乘游船,畅游沁河三峡,近看渠首的龙口吸水,遥望壁挂天河的奇观,探秘司马懿藏兵洞、欣赏神龙沟的冰瀑。


阅读:
录入:周为民
上一篇:我的爸爸是济钢工人
下一篇:爱的凝固
 
 

Copyright © 2014 济源钢铁 豫ICP备豫B2-20040023
Powered by 济源国泰自动化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Processed in 0 second(s), 3 queries, Gzip enabled